宝贝别流出来堵住出水口 家里水管爆了老公居然慌了

在安秀然起身的时候,王守旺才看到安秀然的短裙因为挂到下面一根钉子的原因,后面已经全都扯开。 那包裹着黑色蕾丝的翘臀在开裂的裙布中若隐若现。 https://www.szhywm.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25.jpg 安秀然双手捂着自己的裙子,脸色羞红。她从没有想到,会在陌生人面前露出自己最私密的地方。 王守旺干咳两声,面露尴尬:“这个……安村长,要不你先去换换衣服?”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远处传来了几个村民的说话声。安秀然捂着翘臀一脸羞红:“这……这让我怎么回去嘛?” 王守旺笑了笑,抬手脱下了自己的T恤递给安秀然:“盖在腰上吧。” 其实他这么做是有目的的,以后就要常住桃花了,跟村里人特别是村长打好关系很有必要。 安秀然被王守旺浑身的肌肉惊住了,天哪,身上的肌肉犹如小山一样,这还是人么? 她面带羞红的将王守旺的T恤围在腰间,然后红着脸就向路上走去,恰好此时几个村里的老汉走到了这里。 “安村长好啊,这么热的天怎么不在屋子里呆着?” 安秀然站在路边,总觉得自己的身子已经被大家看光,她喃喃说道:“村里来了个陌生人,我来看看。” 王守旺看着安秀然害羞的样子心里好笑,当即冲几位老汉说道:“几位大爷,我是王守旺,大家还记得我么?” 那几个老汉面面相觑:“王守旺,那不是夏家那个苦命的娃儿么?小杰子,你回来了?” 说完几个老汉快步走过来,这是村里人共同养大的孩子,他们本以为这孩子出去之后不会再回来,谁知道八年不见,这孩子居然又回来了。 这是心里有桃花村这个地方哇,换成那些薄情寡义之人,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再来这里。 几个老汉脸上的褶子笑开了花,扯着王守旺不住的寒暄着。 趁着这功夫,安秀然逃也似的离开了现场,快步向村委会走去。 这个混蛋,既然是桃花的村民为什么到村里不先找相熟的人去拉家常,害得老娘出丑。 老娘可是正了八经的黄花闺女,居然被这个坏小子占了便宜。有肌肉了不起嘛?长得壮就能乱看嘛? 离家八年的王守旺回来了,整个桃花村一片沸腾。 现在王守旺壮得跟一个牛犊子一样,特别是185的身高,看上去浑身充慢了力量。在桃花村民的认知中,长得壮就代表着有出息,是个种庄稼的好把式。 王守旺根本没法收拾自己的院子了,那些已经叫不出名字的大爷大妈一脸笑的拉着他问长问短,他这会儿已经换上了一件背心,在陪着自己的亲人们闲聊。 直到日已西斜,村里的张大爷才反应过来。 “咱们小杰现在还没住的地方呢?谁家有空房子,让小旺子先凑合几天。” 王守旺摆手说道:“不用这样,我包里有个睡袋,我在外面住就……” 没等他说完,张大爷就急了:“到咱家还让你露宿,你这不是想让外人戳咱们桃花人的脊梁骨嘛。这事儿你不用操心了,等会儿我看看咱们谁家有空房。” 这时候安秀然走了过来,她也很好奇王守旺怎么住。 王大妈一看安秀然,当即笑着说道:“就让小杰子住村委会就行了,反正就安村长一个人住,白瞎那么大的院子了。” 安秀然正要反驳,结果看到村里人全都赞成,便只好应了下来。 王大妈冲王守旺狡黠一笑,那意思不言自明。安秀然这个城里姑娘真叫一个好看,正好王守旺现在没家没口的,和安秀然能凑一对儿。 桃花村假如能娶个城里的媳妇儿,全村儿都跟着光荣。 王守旺倒是没想这么多,他见安秀然同意,便也不推辞,抓着自己的背包便跟着安秀然向村委会走去,能有房子住的话,怎么都比在外面喂蚊子强。 一进院子,王守旺就看到了晾衣绳上挂着的蕾丝罩罩和内内。 原来这个美女村长喜欢蕾丝啊,有情调! 安秀然顺着王守旺的目光一看,当即就懵了,以前村委会就自己一个人住,所以晾晒衣服就随便了点,没想到又被这个王八蛋看到了。 她快步走过去将小衣抓在手中,然后红着脸一指角落里的一间屋子:“你去那屋睡吧,那里有张床,以前是村里代课老师住的地方。你先收拾,我去做饭。” 王守旺点点头,径自向那间屋子走去。 收拾一下床铺之后,他开始从背包里掏自己的东西。五块军功章,八块奖牌,还有厚厚一叠的照片。 这是王守旺在部队八年的浓缩,每一块军功章和奖牌都代表着鲜血和汗水。 最后从包里掏出来的是一张海报,这是一次任务前,几个战友一起出去去影楼拍的一张照片。 几个血气方刚的帅小伙对着镜头炫肌肉,这应该是当兵的人最喜欢的拍照方式。 不过那次任务过后,海报上活着的人,就剩下了王守旺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