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抬高她的腰撞到最深处,家公吃我奶_司念战牧擎

【后来】这个词,概括了所有我们不想改变却又面目全非了的事。 https://www.szhywm.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28.jpg 在很多年很多年以后,程诗言这样想着。后来这个词,的确很残忍呢。 当所有的回忆都慢慢的沉淀成琥珀色,就像冬日里午后熟悉的暖阳,带着柔和的光茫,晕染着整个画面。 可是—— 那家熟悉的咖啡店再也不会传来熟悉的钢琴声。 那条熟悉的街再也不会走过熟悉的人。 那些熟悉的夜晚再也不会听到那个熟悉而平缓的声线。 那些熟悉的人,熟悉的事,在后来的后来,都变成了冗长岁月里,沉钝的,模糊的,回忆。 而当她偶尔经过那些物是人非的角落,那些锋利而钝痛的过去就会像一把刀在心里深深浅浅的切割着。 这个时候程诗言总会想起许式微说过的话:“我不属于这个世界。” 记得那个时候程诗言还不明白她那句话的意义,可是现在,她总会想起许式微笑起来落寞又温暖的样子,她总觉得许式微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人,有的时候可以很叛逆很狂傲很倔强,有的时候又会哭得仿佛比任何人都懦弱,但她也会抱着她的萨摩犬布丁笑得像个孩子,可一转眼浑身又开始散发着阴森寒气。她不喜欢那些白寥寥而又刺眼的日光灯。她说她觉得那种光线太冷漠,冷漠的衬托着这个世界冷漠的格调。 锋利而又残酷。 “如果非要形容的话,那就是一颗无法解读的灵魂。” 后来,她记得柯亦卿是这样说的。他说那句话的时候,脸上锋利的轮廓依旧阴郁。 “言不由衷,也只是一种借口吧。” 后来,她记得夏泽兰曾经这样默默叹息。 “我不是任人摆布的吊线木偶!” 后来,她想起柯亦枫曾经这样声嘶力竭的吼着。 “你看,阳光不是还很好。” 后来,她看到冬日里温馨的光线,就这样想起了顾凉辰温暖的微笑。 “我不属于这个世界。” 后来的后来,这句话就一遍一遍的在程诗言的脑海里回荡,像断了线的风筝,在她的天空里,美好而又悲哀的盘旋着。 后来,所有的回忆都在岁月里沉寂着。 后来,所有的疤痕都变成一道道明媚的悲伤。 后来,所有的执念都化作无处安放的青春祭奠。 后来,他们都说,思念太重,回忆太痛。如果不见,是否就可以不念。 如果他和她的命运没有交叠, 那么他和他是否就依旧形同陌路。 如果她没有走进她的世界, 那么她是否就不会遇见他。 如果她不那么身不由己, 是否就他就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如果她,他,她,她,他,他,彼此都只是匆匆时光里的过客, 那么是否,那些如果,就不只是如果。 时光埋葬着诺言,最后一朵繁花飘落,归来的却不是最初的你。而你嘴角的微笑残存着最后一抹阳光,挥洒在流年中,无力回转。 以痛苦定格的时光闪烁着华丽的悲伤。 以悲伤定格的青春轻叹着年华的荒芜。 以荒芜定格的岁月摇曳着遗落的离殇。 后来,他们慢慢成长。 后来,他们缄默无言。 后来,他们各自为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