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再深点 人 恩啊不行不要舔花核 恩啊小浪货把腿张开

“嗯,为了公司的发展,我要午睡了,你别打扰我。”萧梦琪淡淡应了一声,昨晚实在是没有睡好,所以她要抓紧时间午睡一下。 https://www.szhywm.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30.jpg 陆川点头,就坐在办公室里看书,而萧梦琪则是去了办公室自带的休息室里。 陆川回想起刚刚宁正法的话,今晚的酒会有很多生物医疗方面的大人物,那杀手可能会选在酒会动手也说不定。他怕萧梦琪遇到什么意外,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趁着她睡觉,把一个微型定位窃听设备安到她身上去。 他一直都是行动派,几乎是心里的想法刚刚成型,手上的动作就开始了。 陆川推开休息室的门,里面是一个简单的衣帽间,还有一张大床。萧梦琪正躺在那张床上睡觉。 轻手轻脚的走过去,陆川很不厚道的欣赏了一番萧梦琪的美色。 长得真是足够漂亮,用来当老婆很不错。 陆川从口袋里摸出那个小设备,其实就是一块和运用了变色技巧的贴片而已,只有指甲盖十分之一大小,贴到皮肤上就会牢牢黏住,水洗也不会掉。 这也是陆川随手从总部顺过来的,原本他是不准备给萧梦琪用这个的,但是为了保证她的安全,陆川还是决定用这个。 可是贴在哪里合适呢? 看着熟睡的萧梦琪,陆川犯了难。 最终,陆川还是决定贴在萧梦琪的胸前。这个位置会有衣服的遮挡不易发现,而且还能监听的很清楚。 陆川伸手,想要解开萧梦琪胸前的扣子。 萧梦琪今天穿的还是职业套装,只是胸前的扣子没有扣死,所以陆川只要解开一颗就能把监听定位设备给贴上去了。 但是谁知道,萧梦琪的睡眠极浅,陆川的手刚刚放上她的胸前,她就醒了…… 陆川保持着这个双手抓胸,大眼瞪小眼的姿势愣了好一会儿,萧梦琪先反应过来,她一把推开陆川,然后就拿过一边的枕头,把陆川压在床上,自己跨坐在他腰上,用枕头把陆川结结实实的给揍了一顿。 陆川那个无语啊,总不能和女人动手吧,也就老老实实的挨了一顿揍。 最后萧梦琪气喘吁吁的把枕头给扔在一边,从陆川的腰上下来。 “你又在干什么?!” 陆川无奈,把手上的监听定位设备给萧梦琪看。 “今晚的酒会,那个什么经理不是说有很多的人吗?我就想给你把这个监听定位设备给你装上,以防万一,我可以第一时间找到你。”陆川解释之余还很认真的保证,“我发誓,我没有摸你的胸!虽然我想摸,但是我还没有摸到,你就醒了。” 陆川委屈的样子又把萧梦琪气了个半死。 那这倒是她的错咯?怪她不该醒的这么早??? 萧梦琪怒气冲冲的瞪着陆川,后者感叹一声,“果然美女就是美女,连生气都那么好看。” 萧梦琪:“……” 她似乎没有什么好和这个流氓说的了。 “不过你要不要装上这个设备,要是愿意的话就装吧,我尊重你的意见。”陆川调戏了萧梦琪一把,心情大好,但是并没有忘记正事。 萧梦琪沉吟了一会儿,觉得陆川说的有道理,虽然是流氓了一点。 “装吧,装在哪里?” “胸前。”陆川幽幽的吐出两个字。 萧梦琪沉默,顿了一下,还是把自己胸前的扣子给解了两颗开来。 “这样行了吗?”萧梦琪瞪着陆川,一张小脸红扑扑的,她在心中咬牙切齿,要是这个臭流氓说不够占她便宜的话,她就不装那什么设备了,直接把这个臭流氓给打死! 陆川见状鼻血都快喷出来了,他乐颠颠的点点头道,“够了够了。” 他凑近萧梦琪,属于女人身上的幽香再一次争先恐后的扑进他的鼻子,陆川不禁有些心猿意马了起来。 不过他没有忘记,眼前的女人可不是什么娇滴滴的小花,她可是一朵高岭之花! 陆川定定神,把指尖的设备小心翼翼的贴在了萧梦琪的胸前。 粗砺的指尖触碰到萧梦琪胸前光滑雪白的皮肤上,让她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她从来……都没有被异性触碰过这么隐秘的地方。 陆川则是毫不客气的揩了一把油之后收回狼爪。 “好了,扣起来吧。” 萧梦琪松了一口气,把衣服重新扣好。 “晚上我和你一起去。” “嗯。” 工作了一下午以后,陆川陪着萧梦琪去做了头发,顺便换了一身礼服。 萧梦琪选的是一件洁白的鱼尾礼服,她换上之后,整个人的气质从高冷一下子就变成了高贵,让人只敢远看,不敢近玩。 “真好看。”陆川夸赞了一句,牵着萧梦琪上了车,按照之前宁正法提供的地址赶了过去。 酒会是一个私人的大酒店,等到陆川和萧梦琪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已经在了,而萧梦琪出场的那一瞬间,整个酒会的气氛都凝固了一下。 他们一直都知道萧梦琪是个大美女,却没有想到萧梦琪居然能好看到这种人神共愤的地步! 宁正法更是暗自吞了吞口水,一想到这天仙般的人今晚上就会是自己的了,他就有些兴奋。 只是……宁正法的视线落在一边的陆川身上。 这个人怎么也跟来了?真是讨厌。不过跟来也好,正好修理他一下! 宁正法嘴角阴毒的笑容一闪而过,不过很快他就掩饰好了,又恢复成原来斯斯文文的样子。 酒会上有几个他一开始就买通了的女人,宁正法让她们装作贵妇去缠住萧梦琪。 “记住要把那杯酒给她喝了。”宁正法和那群女人交代着。 “哎哟,宁少,人家可是盛天的总裁,你真的敢这么做?”一个女人掩着嘴,娇滴滴的笑道。 “不用你多管,照做就是。”宁正法冷冷的扫了那女人一眼就离开了。 “切,还不是要靠这种下流手段?”女人唾骂一声,对着身边的几人道,“姐妹们,我们走吧,开工了。” 陆川总感觉有一道视线落在他身上,只是他看过去的时候,那道视线又消失了,这让他立刻开始警觉起来。 “怎么了?” 察觉到陆川的警惕,萧梦琪低声询问道。 “没事。”陆川看了萧梦琪一眼,摇头道。 可是在他转头的一瞬间,一道黑影在角落里鬼鬼祟祟的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