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老头!揉捏我奶头_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片段乳此迷人

又过去了十日,长沙郊外十里处 https://www.szhywm.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31.jpg “杨猛叔,再此别过了,你往西,我往东各自招兵”黄叙坐在马上,带着十几个士兵和一小吏,对着杨猛抱拳道。 “好,既然这样那么我们来日再见吧!哈哈,驾、驾、驾”杨猛笑着对黄叙道,说完拍马而去。 十日后 刘村,外边的一处空旷场地上,数百个壮年男子聚在一起。这些男子们的前边摆放着一张木案,案上放着一卷竹简,以及几只笔。 黄兴盘坐在案前。他身前还有十余个士卒在维持秩序。身后则站着黄兴以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 这些男人应该就是目前刘村的全部壮丁了,而这老人应该就是村长了。叫刘方。 黄叙从对面的山上骑着马走了下来。 黄叙把目光投向了那老者,除了白发苍苍以外,还带着无比的沧桑,以及看透世情的睿智。 黄叙策马而来,也引起了在场中人的注意。 黄兴对着刘方歉然的礼了一礼,快步的走向了黄叙。 “公子,情况有些不妙,这些壮丁没有人愿意从军。”黄兴举拳对着翻身下马的黄叙道。 黄叙眉头皱起,却没想到招募点兵丁也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刘方虽然白发苍苍,但是耳聪目明,闻言微微一笑,走进了二人。待靠近了黄叙后,弯身行礼道:“黄公子。” 这个人是村长,又是当地刘族族长。这会儿可是要招募刘族的壮丁,黄叙当然不敢托大。弯身还礼道:“老先生。” “呵呵。”刘方笑了笑,双手抚摸了一下下巴处的山羊胡,问道:“黄公子可知道为什么老夫的这些族中小子们不愿从军吗?” 听刘方的口吻,不是来阻挡族中子孙辈们从军的。黄叙心下一动,举拳道:“还请老先生示下。” “那位先生恐怕是公子从军中带来的老人吧?”刘方却并没有直言,而是笑看着有些额头冒汗,正在那里费尽口舌说着一些话,想要劝说这些壮丁们从军的黄兴道。 “老先生所言不差,那人正是我在我父帐下求得的一位经验老道的官吏。”黄叙点头道。 “这就对了。”刘方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即才在黄叙以及黄兴疑惑的目光中解释道:“现在却是不比当年了,长沙地处前方。早年还有些水贼或土匪自黄将军坐镇长沙后,安定了,有饭吃了。老夫的族人们,当然也是感恩黄将军的,但是却也没有人愿意从军,远离家小了。” 说着,刘方继续看了眼黄兴,笑着道:“而这位先生却还是以几年前的办法征兵,却是错了。” 黄叙心中恍然,又默然。是的,人民安定了,就不乐意去当兵吃饭了。谁还愿意去当兵受苦啊? 刘方的话,黄叙大体也都明白了。不过心下却还是有几分疑惑,对着刘方弯身行礼道:“老先生的意思我大体明白了,只是我却疑惑,老先生为何愿意送这些族中子孙辈们从军呢?” “很简单,当今时局,没有许久的安宁,从军也是一条不错的出路。而且我也看好你,你的一些事情我可是知道的。”刘方眼中透着睿智,深深的看了眼黄叙,笑着道。 黄叙不由对这老先生的睿智感到佩服,当今时局,只有短暂的安宁,还没有长远的康泰。在不久的将来,这老先生的话也会应验。 “老先生放心,在我帐下必定不会亏待了先生的族人们。”黄叙对着刘方重重的弯身道。 “呵呵。”刘方很和善的笑了笑。 黄叙再次向刘方行了一礼。 说着,黄叙走到一众壮丁的眼前。 双目缓缓的从这些壮丁的身上扫过,这些人中有穿的粗布短衫的,也有做文士打扮,头上裹着布巾的。 刘族是一个很庞大的族群,贫富方面当然有所差异。 黄叙看着这些人的同时,这些人也都看着黄叙。 对于黄叙他们中人,好奇者有之。不屑者有之,敬重者也有之。 好奇的是对黄叙十五岁却出来统兵而感到好奇。不屑的,也是因为黄叙十五岁,在有些人看来,属于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的那种类型。跟着黄叙当然没前途。 敬重的也不是因为敬重黄叙,而是敬重黄叙的父亲,黄忠。这个为长沙带来安定的将军。 反正对于黄叙的能力,没有一个人信任。 就算是要从军,这些人可能也会选择走几十里路去投奔黄忠,杨猛这些人,也不愿意跟着黄叙吧。 “我今年十五,用斯文的话说,就是弱冠之龄,却要在外奔波,招募兵丁。来日还要上阵杀敌,为什么?”黄叙提起胸中的一口气,高昂的说出了这句话。 为什么? 顺着黄叙的话,这些壮丁都有些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按道理黄叙的出身很好,黄忠的儿子。上边有个长沙太守的老子顶着,下边有一群文臣武将撑着。 何必要十五岁就出来招募兵丁。上阵杀敌呢?沙场上可是会死人的。 迎着这些疑惑的目光,黄叙没有举着双手大呼,而是很平淡的笑着道:“很简单,因为我是个不安分的人,我不想再父辈的羽翼下浪费时间。我要上阵杀敌,成长为像父亲一样的将军。这是我的野心。” 虽然很平淡,但是黄叙对于自己野心的裸表达,还是引起不少人热血沸腾。 在场的固然喜欢平淡的居多,但也有一二个不怕死,不安分的人。也可能不是野心作祟,只是不安于现状。 这些人听着黄叙的话,一股认同的感觉从心中冒起。 一辈子开垦田地,劳作,真的是他们想要的吗?心中的疑惑就冒出来了。 这也是黄叙想要的,他就是要煽动出这群人中不安分的人。 黄叙用手指着自己的心脏,大声道:“我,十五岁,没有证明自己的能力,没有统兵打仗过,但是我敢拼敢杀。怎么样,你们要跟跟看吗。看看跟着我,能不能从军队中走出一条不一样的路来。” 说实在,黄叙并不是一个会热血沸腾的男人。他性格相对冷静。但是有些话,并不是要热血沸腾才能说的。 煽动力是一种说话的技巧,也是一种能力的体现。 这一方面,黄叙是天生的。 看着眼前这群壮丁中,有跃跃欲试,有眼神冒火的人就知道了。 黄叙还没有感觉到什么,但是黄叙身后的黄兴,心中却升起了一种感觉。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跟着这个男人,肯定会有一条坦荡的道路等着他们。 尽管黄叙自称没有能力,也没有统兵打仗过。 黄兴,一个黄忠手下的资深小吏。 他都有这样的感觉,何况是这些刘村的平民百姓。 陆续的,就有十几个人把心中的冲动化为了动作,从一千多个壮丁群中走了出来。 “多谢你们的信任。”黄叙郑重的向这群人弯身行了一礼,随即黄叙回过头对着张道道:“记录在策,每人发一千钱。有子嗣者,不管男女,多一个就追加五百钱。” “相信我,跟着我可能会死,但却绝对不会留下遗憾。”吩咐了黄兴后,黄叙猛的转过头,对着这十余人道。 充满了感染力的话,再一次激起了这群人的野心。 少许的犹豫,对家小的担心在这一刻统统都化作了坚定。 黄兴听着黄叙的吩咐,重新坐了下来,展开了案上空白的竹简,先写下了刘村等字样。“上前一步。”随即,抬头对着响应黄叙号召而从军的一个刘村村民道。 这是一个二十多,三十没到的男人。穿着一身粗布短衫,长的很粗狂。他先是看了眼黄叙,眼神中透着一股不安分的野心。随即才上前道:“刘希。” “你家中有几个孩子?”黄兴照着黄叙的吩咐,问道。 “两儿,三女。”刘希朗声回答道。 “来人,去取三千五百钱来。”黄叙回头对着身边的士兵扬声道。 “诺。”士兵神色肃穆的点了点头,带着此次黄叙带来的十余个精干士卒,去取了钱财,当着众人的面,发给了刘希。 这时,旁边的黄叙插口道:“拿着钱回家吧,准你在家三日,三日后来此报道。” “谢将军。”刘希心中本有些放心不下家小,闻言心中大喜,朝着黄叙抱拳感激道。 此去固然是打算博一场富贵,但已经年纪不小的刘希也知道,沙场险恶,会死人的。与家小相处的时间就剩下了三日,实在是紧迫。谢了黄叙后,立刻转头离开了。 “下一个。”刘希走后,黄兴朗声道。 一扫先前的额头冒汗,心中焦急,颇有种意气风发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