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厨房做啊呃呃总裁抵在车门上进入

“嗯!在大师兄和二师兄被师傅送去学校之后,师傅就告诉我说我们会有一个劫难,但师傅现在有一件俗事得处理不能帮我们,必须要靠我们自己!而且劫难是我们未来的师弟引起的”晨儿说完看了看小宝,又继续说道,“小宝,你愿意加入我派么!”“派?”小宝疑惑的问道,“对!我给你说一下我派传承,我派属于麻衣一脉,并没有茅山或三清那么有名,但如果我派的传承没有遗失,我们将丝毫不弱于它们两派!”“啊!比茅山都厉害!这么牛逼!”小宝惊喜道。“好了!大师兄,你给他说说我派的历史吧!”晨儿看了看奔哥说。奔哥马上收起邪异的笑容严肃的看向小宝说道“我麻衣一派本应该这山上进修!但奈何我派式微,被在同一山上的茅山道观给比下去,他们被列为国家级文化遗产,而我们则被当成封建迷信,拆了我派道观!对此,师傅还在祖师也像前足足跪了四十九天!”说着奔哥激动的朝雕像拱了拱手。奔哥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我派传承近两千年,祖师爷是一位王姓大家的人,称号为玉风子!直到晋代的郭璞,麻衣一脉到达巅峰,郭璞祖师编辑的《葬书》被列为风水第一书,那时的我派风光无限,何等壮哉!”奔哥激动的望着小宝,又继续说“可现在却沦为这步田地……我派的崛起得靠我们了呀!” https://www.szhywm.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36.jpg 小宝的心也跟着激动起来!“我愿意加入麻衣一脉!”小宝坚定的说。“好!不过师傅不在!由我代师收徒,收徒仪式得到明天,现在主要的任务是先灭掉那孽障!”奔哥坚定的说,“二师弟,三师妹,随我上阁楼,将情况禀告祖师,借法灭鬼”“是!”说着三人像雕像背后的楼梯口跑去。小宝独自在大厅里转悠,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内部装饰,天花板为白色,上面雕刻着各种古怪的符号,而四面的墙上都画着一些符咒,地板是黑色的大理石,可以在上面看出人影。这时小宝眼睛突然瞟到西北墙面的一处,上面有一个突出的石头,刚好手掌大,小宝走过去正准备用手触碰,一道冷哼从背后传来“不要乱碰!等下回来给你解释,大师兄叫你上去!”晨儿甩了一通白眼对小宝说道。“哦!”说着小宝跟着晨儿上楼…… 进入阁楼,眼睛瞬间暗下来,整个阁楼都被红色所充斥着,面前是一个个牌位陈列着,这都是历代派主的灵位,最上面的是一个金黄色的牌位,上面写着:麻衣祖师玉风子。左边是一个和大厅雕像一样的铜像,只是不知比大厅的雕像小多少倍。气势也比大厅的威严,铜像前是祭品水果。“过来!跪下!”奔哥指着铜像下面的蒲团说道,小宝走过去,跪在蒲团上,迷惑的望着奔哥。“**上半身衣服!”小宝依旧疑惑的照做。以为他知道,自己只是刚入门,虽然什么都不懂,但他知道,配合奔哥就行。 “我现在借祖师爷的法力帮你塑造一个假身,免得等会被鬼附身!”奔哥一边说一边在铜像前研磨这什么!小宝想应该是朱砂!这时,奔哥拿起铜像面前的毛笔,双手和十,毛笔放在拇指和食指之间,念到“玉风子祖师在上,第186代弟子陈奔借祖师之法塑造不死金身!天道循环,孽障横行,弟子欲除邪道!请祖师爷赐法!”说着奔哥还有浩然和晨儿同时跪下。“嗡……”隐约听到一阵嗡鸣,然后看见奔哥整个人的气势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手里的毛笔发出一阵金光然后又消失!奔哥的气势也恢复原样。奔哥用毛笔在朱砂里面蘸了几下,起身朝小宝走来…… 奔哥拿着毛笔走到小宝的面前大喝到“疾!”说着用毛笔点在小宝的印堂上继续说道“我现在将你的神封在你大脑的泥丸宫里,这样,鬼就察觉不到你了!接下来我将给你塑造金身!”说着在小宝胸膛画起来,笔尖刚触碰到身体,小宝一阵冷颤!心里咆哮到:尼玛大冬天啊!赤着上身啊!然后随着奔哥毛笔的移动,居然发现整个身体开始发热,然后脸开始潮红,慢慢的,笔尖移到背后,突然,奔哥毛笔一挥,在小宝后脖根点了一下说道“可以了,朝祖师磕头吧!记得要五体投地,磕九个响头!”小宝毫不疑惑的朝铜像磕了九个头!然后开始穿衣服。 这时,小宝突然发觉皮肤一阵刺痛,低头一看,那些画在身上的符号竟然慢慢渗透到皮肤里!小宝惊讶的看着它们。这已经不是自己所能理解的范畴了…… 突然,一阵熟悉的铃声想起,小宝从衣服里拿出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