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他抱到桌子上做 被老男人开嫩苞江南梦

顾亚城两道冷寒的目光锁定苏雨落,似笑非笑,“演了这么久的戏,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想要和我结婚的女人能排到太平洋,怎么轮也轮不到你。” https://www.szhywm.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39.jpg 他眼底浓浓的鄙夷和不屑,深深地刺痛了苏雨落,两只手狂乱地在半空挥舞,“你以为你是谁啊,是个女人都想和你结婚吗?你把我害得这么惨,我不找你找谁?我只是要你和我假结婚,只有这样,我父母才不会逼我去陪糟老头子。” “啪啪”,顾亚城抬起手鼓掌,“苏小姐,你的说辞非常不错,可惜,无论你说得天花乱坠,也遮掩不了你设计我的事实,如果五百万你不要,我会让你一分都得不到!” 说完,顾亚城阴沉着脸径直离开。 “咳咳……”苏雨落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没憋死,她忿忿地对着顾亚城的背影大喊,“放心,你的臭钱,我一分都不会用。” 生气地顺手一扔,支票轻飘飘地掉在床底,她也懒得理会。 顾亚城走后不久,苏父苏母推门走了进来,苏母手里还提了一罐热腾腾的鸡汤。 苏母取了小勺子,放在嘴里轻轻吹凉,送到苏雨落的嘴边,“雨落啊,你醒了,刚才真是吓死我和你爸爸了,妈给你做了大补的鸡汤,快,趁热吃。” “妈,我现在没胃口,你们走吧,让我静静。” 苏雨落把头侧到一边,背对着父母,她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他们。如果不是他们,她怎么会变成一个残缺之人,还被那个该死的男人羞辱了一顿。 苏母还要说什么,苏父拉了拉她,腆着脸陪笑,“雨落,是爸爸不好,你好好休息,等你好点,我和你妈再来看你。” 夜深了,窗外星星点点。 病房里,苏雨落猛然想到明天的早教课是她值班,急忙摸出床头的电话,拨打孙校长的手机号码,简单说了情况,最后请到半个多月的病假。 挂断电话,她躺在床上,疼得睡不着。等伤养好后,父母还要逼她,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蓝子君听到消息,买了一大袋水果,抱着两岁半的女儿笑笑来探望苏雨落。她是苏雨落大学里最要好的同学,性格爽朗又热情。 一边削苹果,蓝子君一边碎碎念,“雨落,刚听到你发生车祸的时候,吓死我了,恨不得马上来医院探望你,可那个时候笑笑得了重感冒,我担心会传染,你不怪我这么久才来看你吧。” “怎么会呢?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早就知道。”苏雨落接过苹果,转手轻轻放在笑笑的小手心里,“笑笑啊,好多天不见,有没有想阿姨啊?” 笑笑规矩地坐在不到半人高的红色板凳上,细声细气地答道,“想啊,笑笑可想了,特别想你给我讲故事。” “等阿姨好了,第一件事就是给笑笑讲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故事,好不好?” “好,雨落阿姨,一言为定喔。”笑笑离开座位,努力踮起脚,亲了亲苏雨落的脸庞,“我亲亲你,你就会更快的好起来,我妈咪也是这么对我说的。” “笑笑,你雨落阿姨生病了,先别烦着她。” “嗯,妈咪,我没烦阿姨,我只是想让她好得更快。” 看着可爱的笑笑,正一小口一小口咬苹果,苏雨落心里一阵阵刺痛,泪水差点夺眶而出,想到自己可能永远都无法拥有自己的孩子,内心对顾亚城更加充满怨恨。 她急忙把头转到另一边,小心翼翼地平复情绪。 蓝子君正在低头给她换药,见伤口恢复得不错,她心里沉甸甸的大石头才放进肚子里。怕她太过担惊受怕,苏雨落只告诉她遭遇了小车祸。 绑好绷带,打了个漂亮的结,蓝子君从皮包里取出一挂红色的平安符,套进苏雨落的脖子上,“收好,这是我特意让亦明去开山寺给你求来的,给你去去霉运。” “谢谢,让你家那位宋主任辛苦了。” “我们之间无需客气,雨落,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望着蓝子君关切的眼神,苏雨落心中的委屈冲淡了不少,语气也变得欢快了些,“好啊,把你的拿手好菜统统给我端过来,这回,你家宋主任要吃醋了。” 轻轻地拍打她的头顶,蓝子君轻笑,“你这鬼丫头,那我就先回去,有什么事情打我电话,笑笑,来,跟阿姨说再见。” 笑笑乖巧地舞动小手,“阿姨再见。” 笑笑脆嫩嫩的童音,把苏雨落心里的苦楚,都化成了嘴角甜蜜的笑容,“嗳,乖笑笑,等阿姨好了,请你吃大餐。” 依依不舍地送走蓝子君两母女,苏雨落才敛去笑意,仰头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