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做饭他在下添 啊放进去 我想要快给我啊

夏雪儿看着这夏国的皇宫,想起自己刚成亲不久时的情景,那些数不清的嫁妆,从这头到那头还看不到尾,可想而知当今的皇上到底有多宠爱这位公主。 而太子也送给公主一件罕见的稀少的琉璃裙纱,公主看见这件裙子的第一眼便喜欢上了这件裙子,对这件裙子很是珍爱。而外面便是夏国的子民人山人海的,都瞩目着这场盛大的婚礼,很是羡慕这十里的红妆,都说公主嫁对了人…… https://www.szhywm.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40.jpg 然而,谁又曾能想得到,在敌军对抗的地方传来了消息,那便是皇上战死在战场上,这个消息让整个夏国都撼动了,极快的陷入混乱之中,而那些潜伏在暗处的人洞察着这一切,密切的掌握着整个夏国的动向,更是让整个皇宫都陷入人心惶惶跟前所未有的危机当中…… 太子夏奇伟知道现在正是多事之秋,更是要小心谨慎的处理跟安排人手保护夏国。以免让贼人乘虚而入,造成不可收拾的地步。 战场上更是传来坏消息,第二天,太子夏伟奇上朝让文武百官出谋划策怎么去抵挡这一场看是岌岌可危的战争,到最后也没能出谋划策抵挡敌国的入侵。大家心里此时想着怎么去逃离这场战争,免的到时候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小命都给弄丢了。最后被逼无奈的太子夏伟奇不得不亲自去战场,如果这场战争没能及时的处理好,便会给躲在暗处的人一个下手的机会。 心知这场战场不是那么简单的,那些人或许已经跟敌军的人谈判过的,不然怎么会无言无故的攻打夏国。要不是去战场前担心妹妹,早就出去与那些人开战了,之所以有牵挂所以才会担心她们的安危。 所以来到晴宫看望妹妹,进来便看到妹妹熟睡的睡颜,手轻轻的抚摸上妹妹的脸颊,看着妹妹、心里更止不住的担心,在心里道:“妹妹,要保护好自己,哥哥不能时时留在你身边保护你。”眼里满满的是痛楚,闭上眼睛,深深的呼吸后,迈步走出了晴宫。 躺着床上的人儿这时睁开了眼睛,眼角处滑落了一滴泪,无声的哭着,“哥哥,对不起……” 太子身侧放着龙阳之剑,就这样静静的坐在阶梯道上看着天空,仿佛是透过天空看到了战场上士兵跟敌军厮杀在一起…… 没曾想到妹妹也知道了战况,更是慢慢的走到了我的身边坐了下来。 太子道:“妹妹、如果我们不是生在皇亲贵族,而是生活在平常百姓人家之中,跟着爹娘一起生活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样是不是很好啊。如果我们生活在一个没有战争的朝代,是不是更加的幸福的生活着。” “所以小的时候大家都经常开玩笑似的跟我说,想要和平的生活着,那就要勇往直前,把挡在你面前的阻碍通通都消灭掉。所以我才自幼习武,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能与父皇比肩作战,凯旋而归,让全天下所有的百姓都能过上快乐幸福的生活。” “可惜的是,计划永远也赶不上变化,幻想竟然成为了噩梦,自己心目中的神。那不单单是自己的神也是自己最亲的父皇啊!你可知道,当我听到父皇在战场上被敌军杀死的消息时,我听到了我的心正在一步一步的坍塌着,而我却无能无力的改变这一切。我突然发现这战争是永无止境的,就算我不惜拼尽全力,甚至是付出惨重的代价,也就只能换来一时的安宁。” “我也想不用管国事跟天下事,自由自在的生活着,无忧无虑的过着寻常人家过的生活。可偏偏天意如此,让我无能无力的改变这一切……" “哥哥,对不起、对不起。呜呜~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因为我,这场战争也就不会有,父皇也不会牺牲。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才发生的,哥哥,让我去吧,或许这场不该有的战争会停止!”夏雪儿神情哀恸的说着。 “妹妹这个不关你的事,你不用放在心上。乖、不要哭了。至于这场战争,我会安排的,放心,相信哥哥这一切都会过去的。” 夏雪儿看着面前的哥哥,到现在这种地步了,还不忘的安慰着自己,心里更是痛恨自己的无知,如果不是因为她听信林振清的话,挑起了两个国家的利益,或许父皇也就不会牺牲,夏国也不会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乱之中,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造成的。 没过多久,太医诊断出母后忧虑过度,没有多少时日了。 “通通都给本太子滚下去……” 夏伟奇不相信太医所说的,跪在床前,双手扯过被子为她盖上,嘴角扯出一抹微笑,:“母后,好好的休息,等养好了身子,我们一起去世外桃源生活,好吗?” “孩子,母后知道自己的时日无多了,我的身子比谁都清楚。我现在就是放心不下你跟雪丫头,要是、要是母后…咳咳…走了,你要照顾…照顾好…你妹妹…咳咳…”皇后半躺在床边,一手捂住嘴猛地咳嗽,表情及其痛苦的扭曲,一口鲜血更是从口中喷了出来。 “呜呜~母后、不要、不要吓我,你会好起来的,你之前答应过我的,你要照顾我的,你不能说话不算话的,母后!”夏雪儿双手紧紧的抓住皇后的手,始终都不肯相信眼前的这一切,前不久父皇母后还在身边,笑着说等哥哥续位后,就带着母后去世外桃源生活,也不过是短短时日,就变成这般摸样了,神情哀恸,双眼更是止不住的落泪。 “母后~母后,您醒醒啊,看看我,再看看我啊,母后,呜呜……" 皇后最终还是走了,公主伤心过度晕死了过去,夏伟奇命人去请太医赶紧来救治,经过一番治疗后,确认夏雪儿无碍,夏伟奇在晴宫坐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看了一眼还在昏迷中的妹妹后,命人守着,有什么事立即通知他,交代完事后,迈步走出了晴宫的大门。 天,这时下着大雨,身边的侍卫连忙打开伞撑着,而夏伟奇推开了他,也打落了伞。 “滚开…滚…” “啊……”站在雨中双手张开头向上扬着,冲着天大喊,最后是无力的跌坐在雨中,泪水和着雨水一起滑落最后流淌在地上消失的无影无踪,也分不清这是泪水还是雨水,“为什么…为什么…” 次日,夏伟奇收拾好心情,跟众多官员布局怎么去攻打跟抵挡敌军的侵犯。 然而,初见有效的抵挡住了敌军的侵犯,经过几次的较量,敌军也发现了攻破的地方,再次进军攻打,已攻破的消息迅速的传遍了整个夏国,百姓恐慌,文武百官无对策。 夏国岌岌可危,最后夏伟奇不得不亲自迎战,夏伟奇手持龙阳之剑,身披灰甲,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杀到最后竟是杀红了眼…… 夏伟奇带着数十万的士兵,杀到最后只剩下不到一千人,身中五箭跟无数刀伤,无暇顾及自身的安危,只求能保家卫国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只是妹妹,希望妹妹能原谅自己,最后不能遵守承若! 而皇宫的这一边,太监小李子从衣袖处拿出一封信,“公主这封信是太子说给您的。” 夏雪儿一听,从小李子的手中拿过信封,直接拆开信,从信中知道这一场战争凶多吉少,哥哥希望自己能好好的活着,不要相信林振清说的任何的话。为皇兄活着,答应我,皇兄绝笔。 夏雪儿看完信后,面露哀痛不已的神色,:“老天爷,为什么、为什么啊,我已经知道错了。呜呜~为什么连我最后的一个小小的请求也不肯答应,哥哥,求求你,不要、不要离开我,我什么都不要。” “呜呜~只要你能平安的回来,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该爱上林振清,是我害了你啊,你回来,呜呜~哥……” 双手抚上双眼跪坐在床边,表情及其痛苦的趴在地上,任由信飘落在脚边,依稀能看到皇兄写这封信的神情跟不舍! 战场的那一边,夏伟奇被林振清从身后偷袭刺穿胸口加上之前受的伤,已经无力回击了,跪倒在战场上,凌军士兵手持长枪,直直刺向夏伟奇胸口直到他倒下为止。 天下着毛毛细雨,鲜血染红了半边天,也滋润了每一寸土地。 “妹…妹…”夏伟奇最后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皇宫中太监婢女们都听到消息后,慌慌张张的开始收拾东西跑路,怕再晚一会儿小命就不保了。夏雪儿拉住了一位正准备跑的太医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甲太医道:“公主快逃命吧,刚刚战场那边已经传来消息说林振清已经投靠凌军了,而且太子也已经被林振清杀了。” 夏雪儿听后无力的松开了手,甲太医见状急忙的跑开了,双眼无神的看着皇宫里面的人背着行囊,逃的逃跑的跑。最后漫无目的得走到了哥哥的宫殿,痛恨自己醒悟的太晚,可惜这一切都太迟了,太迟了! “哈哈…哈哈…”她怎么能忘了,从这一刻开始她已经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了,而是亡国公主。 林振清带着凌军的士兵来到了太子的宫殿,看着夏雪儿。 夏雪儿直直得跳过他们看着林振清,其实看到哥哥写的信,就已经明白了。是她的错,如果不是她的愚蠢至极,竟然不相信哥哥跟父皇母后说的话,自以为是的认为他们是看不起林振清的家世跟才华,还一而再再而三得耿耿于怀说他们的不是。 “为什么,为什么,难道你从来没有爱过我?接近与我,对我百依百顺,让我误会你是爱我的,只是为了现在这一刻?是吗。”夏雪儿到现在还很执着的想从林振清的嘴里听到她心中想的一样。 只是有可能吗?从这一刻开始,他们就注定是敌人而不是情人或爱人。 林振清沉默了许久,从侧脸上看去还是那么的俊美,只是此时脸上带有几分的憔悴,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装的,然后便看到他的身子开始有点站不稳起来,立即有人上前一步扶住他,为他披上披风。 然后看着他,从衣袖处拿出一张纸丢到了自己的面前:“本驸马要修了你,这是休书。还有就是刚刚本驸马与其他官员在六公主的晴宫搜出您与敌军勾、搭的证据,还有就是设计在战场上杀害自己的兄长,您还有什么话可说。” 休书……竟然是休书…… “没想到六公主是这么心狠手辣的人,连自己的兄长也能杀害,可见其诛心歹毒。连我这个枕边人都没能发现您的真面目,可真是厉害啊,令我不得不佩服。” “来人啊,从今天开始不得让六公主离开这个晴宫,违令者‘斩’。” 夏雪儿还没从林振清说的话回过神来,便听见林振清下令关押她。 这一天夜里,夏琳精心打扮后穿的比以前好看多了来看望她,“六妹妹别来无恙啊,在这里可住得习惯吗?要是住得不习惯的话,跟二姐姐说一下,说不定我那天心情好了,会关照关照你的。” “哟,这么风、骚的人是谁呀,就连迎春园的头牌花魁都比不上。还有呢,我就不劳二姐姐费心了,六妹妹我在这住得可习惯了。有什么屁,就快放吧,我听着呢。”夏雪儿看着夏琳把自己打扮成风、骚的样子来看自己,就知道是来向自己炫耀的。以前夏琳就看不得自己出风头,呵,这一次就算不用脑袋想用脚趾头看也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你、呵!好一个伶牙俐齿,待会儿我就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夏琳被夏雪儿说的话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想到自己此时来的目的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了,看她还能得意多久。 “我今天来呢,是想告诉你的,那个所谓的父皇是被我跟林振清合伙下毒,然后在战场上被凌军杀死的。哦,对了,还有哦,那个我早就看不爽的皇后啊,也是被我跟母妃下了慢性毒药一步一步的看着她走向死亡的,那种感觉真是爽到爆了。” “哈哈…差点忘了,你那个兄长不是很拽吗?哦,对了,叫什么来的,对,叫夏伟奇的,还太子呢,哈哈…还不是照样被我们给整死了。” “然后被凌国的士兵刺成了马蜂窝了,知道吧。天啊,马蜂窝哦。身体被刺的一个洞一个洞的,渍渍渍…最后呢,我还把他的尸首拿去喂、狼了,哈哈…哈哈…心痛了吗?这还都是因为你,因为他们爱你……不关我的事呢,谁让你每次都抢我的风头,实在是没办法呀。” 夏雪儿神情一窒,再次抬起头看着夏琳,死寂般的眼睛逐渐染上厉色,想起家人的死她被休弃,一直以为对她很好的姐姐跟夫君,原来都是狼子野心! “哈哈…哈哈…姐姐、夫君…”当初对着父皇他们是怎么说的,可是你们又是怎么做的?你们是怎么做的! 夏雪儿最后选择闭上了眼睛,告诫自己要忍,忍。再次慢慢的睁开了双眼,然后朝着夏琳的方向笑了一下,笑容绝美,让夏琳也忍不住动心,更多的是恨,凭什么她永远得到的是最好的,所有的人都只看到她,我不服,我不服。 “夏琳,你是真蠢还是假蠢啊。你以为哥哥会让我一个人待在这里吗?那是因为哥哥把宝藏的地图拿给了我,谁会那么笨啊,跑了还回来拿宝藏啊。” “那当然是守着宝藏等时机成熟后,才去拿呀。再说了,现在我要死了,便告诉你宝藏的地图放在那里吧。不过也请你让我自己选择一种安宁的死法,我就告诉你,这种事对你来说很轻易吧。” “那当然,不就是一种安宁的死法吗?小意思啦,我很大方的,我让你选十种死法都是可以的,赶紧告诉我,地图你放在那里。” 夏琳一听眼睛一亮,之前母妃有跟自己说过夏国有个宝藏的,只是没有找到地图而已,自己听后也觉得母妃是拿自己开玩笑的。没有想到这确实是真的,真的有宝藏,而且宝藏的地图还在她的手上。 “那二姐姐你过来吧,过来后我就告诉你。切,还怕我使计,刚刚谁还说着大话的啊。让我选十种死法都是可以的。现在只不过是让你过来一下而已,就怕成这样,像你这样还能当皇后,还真是笑话。” 如果不是知道夏琳的习性,或许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自己就等着她上当。 夏琳想想也觉得她说的没错,而且自己还带着这么多人过来,所以就走了过去。 夏雪儿随即便附身过去,动作一气呵成一把锋利的剑便稳稳当当的刺中了夏琳的腹部,夏琳身边的侍卫见状飞身一脚踢到她身上,夏雪儿立即被踢飞了出去。 “来人啊,给我把这贱、人抓住,然后剁成七八块拿去喂狗。”夏琳气急败坏的用手按住伤口,鲜血淋漓的在她的衣服上晕染开来。 夏雪儿目光含着无限的恨意:“你们待我好极了,哈哈…若有来生,我发誓,我也要化作厉鬼,让你们血债血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