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停 好爽 美女张开了双腿让男生桶 宝贝乖我们站着做一次

记忆中,这平贵子凶的要命,连警察都敢打,是大人怕,孩子也怕,活脱脱的一个村霸,现在我抢了他老婆,他还不要了我的命! 我已经被吓得发不出声,甚至连喊救命都忘记了。 https://www.szhywm.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41.jpg 黑暗中,他死死地盯着我,也不说话,好像不认识我似的。我以为我会被平贵子直接抓走。 可是,下一刻,他直接把我扔进了米缸,还愤怒地咆哮道:“为什么是一个死人?怎么会这样?!该死!该死!” 说完,平贵子掉头就走。 我被甩进米缸里,嘴里呛了几粒米,咳嗽了几声,吐了出来。 见平贵子已经走了,我以为没事了,忙从米缸里爬出来。刚才的事情我心有余悸,这个屋子再也不敢多留。 急急忙忙翻出米缸,我打开堂屋的门,准备跑出去。 我刚打开门,就看见一道高大的黑影正站在大门前方三米处,正低着头,死死地盯着我。 平贵子! 他竟然没有离开! 不仅如此,我还看见他的嘴角咧过一丝诡异的冷笑…… “原来没搞错,来吧!跟我走,正找你呢——” 伴随着诡异的笑容,一双苍白的手爪暴露在月光下,一点一点地朝我伸了过来。 顿时,我头皮发炸,一股凉意席卷全身,如同坠入冰窖。 我被吓到了,连连后退,身子不停地哆嗦。 平贵子见我这个样子,脸上的笑容更加诡异,一步一步地朝我靠近。 我哪里还敢逗留,扭头朝我屋子跑去,哪知道恐慌过度,脚下绊了一下,我扑倒在地。 “别吃我!别吃我!”我抖着嗓音,哭了出来。 平贵子却没有放过我的意思,两步走到我的面前,听见我的哀求,发出了癞蛤蟆叫似的诡笑,随后只听两个字:“晚了!” 说完,他身子一弓,两只手爪朝我的脖子抓了过来…… “住手!”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声娇喝从我屋子里传了出来。 听声音,竟然是……女尸。 接着,一道婀娜的身影飘到了我的身前,拦住了平贵子。 “王、王妃……”不知道怎么回事,平贵子面上露出惊惧的表情。 但没等他说完,女尸抡起手中的长鞭,“啪”的一声抽了过去,这一鞭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平贵子的手臂上。 平贵子发出“嗷”的一声惨叫,整个手臂抽搐了一下,急忙缩了回去。 紧接着,他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一转身,直接跳出了我家小院。 平贵子逃跑了后,屋子里只剩下我和女尸,我一点儿也没有松口气,这女尸明明已经死了,可现在还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不用说,肯定是鬼了。 想到这,我身子往后挪了挪,想离她远远的,我才动了一下,面前的女尸也动了,转过身来。 屋子里黑漆漆的,我看不清她的脸,只能看见一个轮廓,不得不说,那轮廓真是该凹的凹,该凸的凸。 不过,我没功夫欣赏,因为女尸一声不吭地正朝我走过来。 我吓得叫了一声,立即从地上爬了起来,转身朝屋子里跑去。 可是我才转过身,立即顿住了步子,因为就在这一眨眼的功夫,那女尸竟然毫无知觉地来到了我的身后,我一转身,刚好和她面对面,眼对眼。 那女尸,一脸的坏笑,就像……昨晚我背她时那样…… 见状,我双眼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虽然晕倒了,但还是有点模模糊糊的意识,觉得那女尸似乎抱住了我,还骂我是个胆小鬼。 可惜我还不了嘴,由她这样抱着我好一会儿,叽叽咕咕地说了些什么,声音挺幽怨的,啥“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你了……”之类的,我没听清楚。 末了,我又听见大伯的声音,在院子里喊我的名字。 那女尸慌了,在我的耳边又说了几句话,这几句话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她让我带一句话给刘稳婆—— “现在能救你的人只有我了,让她看着办。”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大中午了。 奶奶见我睁开眼,激动地眼泪都流出来,不停地感谢老天爷的保佑。 我看见刘稳婆,想从床上坐起来,但一动才发觉身子像灌了铅,沉重无比。 刘稳婆见我病怏怏的模样,连连摇头。 说什么只差一点,如果不是我擅自跑出来,应该没事儿了,可现在…… 奶奶和大伯听见这话,脸色都被吓青了,连问怎么办。 刘稳婆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如果连刘稳婆都已经束手无策了的话,那这一次真是凶多吉少了。 屋子里的气氛一时压抑无比。 我见他们都不说话,咳嗽了一声,把昨晚女尸说的话告诉给刘稳婆。 刘稳婆一听,双眼一亮:“她真这么说?” 我艰难地点了点头。 刘稳婆沉思了一会儿,说既然他想赶尽杀绝,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 还说,若是我想要保住小命,只有结阴亲这一条路了……然后,刘稳婆和大伯在一旁嘀嘀咕咕,说什么借阴运之类的,我没有听明白。 起初大伯还有些犹豫,但在刘稳婆的说服下,重重地一点头。 休息了一整天,到了晚上,我的精神和体力都恢复了不少。 奇怪的是,今晚上刘稳婆并没有让我去哪里躲避,而是提了一只黄公鸡让我抱在怀里。 这只黄公鸡非常强壮,羽毛金碧辉煌,大红冠子鲜艳如血,一看知道非常好斗,抱在怀里不停地啄我的手背,痛得我呲牙咧嘴。 刘稳婆叮嘱我抱稳了,然后在黄公鸡的颈子上拴了一根红线,红线的另一端绑在我的脖子上。 接着,刘稳婆还在我的肩上披上大红布,同时将一朵纸扎的白花戴在黄鸡的鸡冠上。 做完这些,刘稳婆让我抱着黄鸡站在小院中央,不能撒手不能动。 我心里觉得怪异,可知道这是在救我,所以乖乖按照他们的安排,抱着黄鸡,木在原场中央。 至于刘稳婆,在原场中摆上了香案,还拿了两只白纸人,把我的生辰八字写到后面,不知道要干什么。 写完后,她拿出一只铃铛,嘴里开始滴滴咕咕地念叨起来,每念叨几句,“叮”地摇一下铃铛,说什么良辰吉日,婚姻借主啥的。 大伯和奶奶并排站在旁边,安静并一脸忧郁地看着。 时间飞快,转眼过了两个小时,我站的腰酸腿疼,真希望一屁股可以坐下去。 我又强忍了半个小时,困的厉害,想趁人不注意打一个哈欠。可这时,刘稳婆抓起一把纸钱洒向天空,随后嘴里直接低喝:“来!” 话刚落下,周围的温度顿时下降了许多,浓浓的寒意将我和黄公鸡包围,我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困意立即没了。 刘稳婆拿起香案上的剪刀,在黄公鸡的鸡冠上剪了一个小口,殷红的鸡血像泉水般涌出。 接着,拿起红毛笔,沾了鸡血在我的眉心画了一道红符,然后又在我的脸庞两边各画了两笔。 刚流出来的鸡血滚烫滚烫的,我脸上热乎乎的。 “小凡啊,你能不能平安无事,就看今晚了。你现在抱着这只黄公鸡,往集市方向跑,路上不要回头,如果途中黄公鸡叫了,你就换一个方向跑。只要黄公鸡能活到天亮,你就可以回来了!”刘稳婆手里拿着红毛笔,这个时候很是严肃地开口说道。 刘稳婆让我现在跑,我还没丝毫的心理准备,愣在原地,直到大伯在旁边吼了一声:“还不快跑!”我才回过神来,抱着黄公鸡,朝小院外跑去。 在村子里还好,毕竟周围还有人家,可是一出了村子,要走几十里的山路才能到集市。 而且天色黑漆漆的,路况还很差,坎坷不平,完全凭感觉走。 不过,怀里的黄公鸡一直安安静静,伸长了脖子,警觉地盯着周围。 远处山脉的轮廓如同猛兽的背脊,偶尔,传来簌簌簌的声响。 尽管是山里长大的孩子,一路上,还是胆战心惊。 心里牢记着刘稳婆的叮嘱,我都没有回头,但是后背凉飕飕的,总感觉被什么东西暗中盯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走了几里路的样子!我怀里的黄公鸡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忽然嘶鸣了一声,还不停地拍打翅膀,想从我的怀里挣脱出来。 这一声鸡鸣,吓得我头皮发炸。我想起刘稳婆说过,如果路上鸡鸣了,要换一个方向。 于是前面的路不敢走了,我立即调转方向,死死抱着黄公鸡朝另一头跑去。 一边跑,一边心里默念阿弥陀佛,老天保佑,我可不想半路被平贵子收走。 我又往前跑了好一阵,黑咕隆咚的,忽然,我感觉脚踝被什么东西抓了一下。 恰在此时,怀里的黄公鸡又一次嘶鸣! 本来我神经已经紧绷到极点,黄公鸡忽然又一次鸣叫,吓得我魂飞魄散,身子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这一摔,除了胳膊有点痛,身体倒还没有什么大碍,可是怀里的黄公鸡挣脱了红线,这会儿拍打着翅膀“咯咯咯”地钻进了一旁的灌木丛。 刘稳婆说,一定要保护黄公鸡活到天亮! 我连忙爬起来,对准了黄公鸡的方向追了上去,一边追,一边学着鸡叫呼唤它回来。 “咯咯咯、咯咯咯……” 平日里,大嫂这样呼唤黄公鸡,黄公鸡会欢快地跑着过来吃食,但这个时候,它害怕什么似的,越跑越远。 很快,荒山野岭,只有我一个活物,周围死寂死寂的。 我害怕,想回家,但如果不能确保黄公鸡安全的话,我的安全不能保障不说,回到家估计还要被大伯一顿好打。 我想到这,我只好硬着头皮往黄公鸡逃跑的方向追,想把它找回来。 我钻进齐人高的草丛,俯下身子,借着微弱的月光,低声呼唤:“黄公鸡,咯咯咯……黄公鸡,咯咯咯……” 可是无论我如何呼唤,草丛里没有黄公鸡的动静。直到我拨开一处草丛,眼前的一幕瞬间令我震惊了。 我瞪大了双眼,看见草丛另一端,黄公鸡就这么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 它的脖子上还有两个黑孔,这会儿还不停地淌着鲜血。 看见黄公鸡的嘴巴有气无力地一张一合,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笼罩全身,几乎是本能地噔噔噔后退两步。 黄公鸡死了!我要回家! 那个时候毕竟年幼,一想到这,我什么也抛到了脑后,转头就往家的方向跑去。 我一口气钻出灌木丛,还没跑到山岗上,听见一阵“呵呵呵呵呵”的笑声在岗上响起。 这笑声既陌生又阴冷,我半截身子吓凉了,忍不住哭了起来。 我哭着,转身就逃,朝另一条路跑去。 可是,路还没有走到一半,忽然瞟见一个雪白的老头站在路上。 这老头一脸褶皱,面带诡笑,身上穿的和死人身上穿的寿衣差不多。我认出来了,平贵子的老爹,前不久害病死了。 他见我出现,竟然朝我招了招手,发出极其沙哑的声音:“小凡,过来,来爷爷这里,爷爷给你好吃的。” 忽然见到这诡异的一幕,我吓得“啊”的一声尖叫,掉头就走。 我一边哭,一边跑。好想奶奶和大伯,这里我一刻也不想多呆,哪怕回去被大伯按在地上一顿胖揍,也是好的。 我当时也是恐慌到了极点,跑着跑着,竟然跑到了冉家坟。 一到这,我立马发现不对,看见平贵子的坟头,吓得连连后退。 可就在这个时候,坟头上却冒出了一个人,手里提着一盏红灯笼。 灯笼光不亮,我看不清后面的人,只能模模糊糊地看一个轮廓。 不过,那个人刚一出现,便熟络地对我挥了挥手,慈祥地道:“小凡、小凡,来我这里,我来陪你玩。” 听见这声音,我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这人不是别人,是平贵子! “贵、贵叔叔!” 如今的我,因为恐惧和害怕,双腿发软,没有一点劲,不要说站起来,连爬的力气都没有了。 最让人接受不了的是,平贵子这个时候朝我在的方向走了过来。 他一边走,还一边对我呵斥:“凡娃子,跑什么啊?不听话!快,跟我走!” 此时,我除了哭,实在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我呜呜呜的哭声在荒山野岭响起,平贵子不仅没有丝毫的同情,反而诡异地咧开嘴笑起来。 不一会儿,平贵子走到我的面前,在灯笼的映照下,脸血红血红的,见我瘫软在地上,脸色骤然一变,看起来十分狰狞:“小凡,快跟我走!” 说着,他朝我伸出手,想把我拉起来。 我哭着摇头,身子不停地朝后缩,知道和他走了,永远回不来了。可是这荒郊野岭,我一个小毛孩子能怎么办呢? 眼看平贵子的手要抓住我了,身后忽然响起一道响亮的狗叫声“汪”! 随着这道狗叫声的响起,平贵子的身子明显颤抖了一下,血红的脸上一脸惊恐! “汪!”又叫了一声,这一次距离近了。 平贵子举着灯笼,身子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十分忌惮! 一直到离我五米处的地方,他才停了下来。与此同时,我身后一串脚步声走了过来。 “平贵子,冤有头,债有主,你已经死了,又何必连累无辜的人呢?” 我一听,这是刘稳婆的声音,说话间她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手里还牵着一只大黑狗。此刻我惊魂未定,看见她的身影,恐惧的心情好转了不少。 平贵子一脸狰狞地望着刘稳婆,恶狠狠地道:“好你个刘稳婆,一而再再而三地坏我的好事。哼,我告诉你,黄公鸡已经被我咬死了,想借阴运没门!” 刘稳婆淡然道:“我知道黄公鸡被你咬死了,但我还有其他办法,而且,这件事我还真管定了!” 说完,踏前一步,身边的大黑狗这时弓起身子,两只绿油油的圆眼睛死死地盯着平贵子,作势想要扑上去。 平贵子吓得一个踉跄,又往后退了一步,对刘稳婆丢了一句:“早晚你会后悔的!” 说完,转过身子,举着灯笼跑进了坟墓。 平贵子消失后,那只大黑狗才安静下来,刘稳婆摸了摸它的脑袋,黑狗乖巧地汪了一声,殷勤地摇起了尾巴。 刘稳婆见我惊魂未定,笑了笑,拉我起来,说没事了,带着我回了家。 还没到家,老远望见小院里的路灯亮着,大伯和奶奶在门口踱来踱去。 看见我和刘稳婆,急忙跑过来。奶奶摸了我全身,确信毫发无损才放下心。 大伯则忙问事情是不是成了。 刘稳婆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黄公鸡被平贵子咬死了,这阴亲没有结成,相反,事情变得复杂了,我看我们还要从长计议。” 说话的同时,奶奶要领我进屋,可这一次我怎么也不愿意。 之前,刘稳婆安排我做了一系列稀奇古怪的事情,我知道是为我好,所以我没有问。 今天晚上的事,让我改变想法,作为事情的肇始者,我有权利知道这么做的原因,至少,让我死也要死的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