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戴着按摩棒等我检查_塞着樱桃不许流出来

魔界内,一把巨刀顺着天际劈下,百位魔将瞬间化为灰烬,数不胜数的魔兵哀号着,连心神也被刺耳的号叫干扰的织离破碎,一位身影飞临于空中,俯视着众多魔怪,这就像一场单方面的杀戮,一刀劈下无数的魔妖化为尘土,被风吹散。这便是孟楠,神界巨头,凭借一把辰月纵横六界。往日魔气四起无人敢踏足的魔界,今天却如同屠宰场一般,鬼哭狼嚎。原因只是无意间冲出了个杀神,在魔界容入无人之境,肆意妄为。 https://www.szhywm.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43.jpg 孟楠直视其中一为魔将,心念一动,魔将便奇异的腾飞到孟楠面前,看着孟楠,连额头都冒出了虚汗,一种深入人心的恐惧压抑着魔将,只要一但直视到孟楠,恐怖的压抑使的魔将面色发青,连话语都吐不清楚了。 “现在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必需老实回答,不然下场是怎样,你是清楚的”,孟楠语气中带着一点冷酷,吓的魔将急忙点头,生怕答应的慢,便被这杀神瞬间夺去生命 “那我问你,蚀血魔神现在身在哪处?”,魔将急忙摇头,示意并不知道,“那他现在在什么地方?”,魔将依然摇着头,不敢直视孟楠,眼睛一直看着地下,想想也对,一个普通的魔将有怎么会知道这些,于是便放下了魔将,刚被孟楠放下,魔将只感觉到那股恐怖的压抑渐渐从内心消散,如同背上背着的一块千斤巨石被放下,周身感到无比的轻松,不过这一切魔将都不敢表现在脸上,只是卑微的低着头,看着地下。孟楠一眼朝整个魔界望去,浓烟滚滚的魔界还有不少人类的尸骨在地上七零八落的摆放着,本应黑色的土地却是红色的,可想而知多少生命多少凡尘的生命被带到此处,然后不知用了多少残酷的方法催人至死,孟楠微叹了口气,朝着魔界深处飞了过去,一把巨刀跟在身后,随之而去。 越进入魔界深处,孟楠便觉得越加的怪异了,飞行了如此之久连个魔兵都没看见,实际上,整个魔界,魔兵魔将数不甚数,只是,孟楠无形中散发出来的气息早以把魔兵们吓的望风而逃,又怎么会看得见魔妖呢,飞行了叙久,依旧没有感觉到蚀血的气息,孟楠腾空而立,周身经脉开始跳动,无数根金色细线从指间冒出,朝着四面八方奔去,每条金线都如同一双眼睛,大半个魔界的样子已经在孟楠脑中成形,可始中没有看见蚀血以及其稍微厉害的角色,魔界如同无头苍蝇一般,突然,前方七百多里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孟楠瞬间收了金线,一个瞬移便来到了黑洞的面前,望着洞内,一股扑面而来的血腥气便充斥着整个洞的周围。 “这,这要用多少生命才能造成这么浓重的血腥的气息,唉”,一声叹气后,孟楠便深入了洞中,入了洞中,没有一丝的光线,黑的有些慎人,孟楠不断的深入洞中,越往洞中,一股刺鼻的血腥的气息便越来越浓重,连呼吸都感觉到困难,不知深入了多久,洞底出现了一阵红光,孟楠见此状便瞬息间进入红光内,可即将要进入红光内的时候,却被一层透明的结界给挡住了,孟楠不禁大吃一惊,在这世上恐怕能够挡住自己的结界不超十条,在这魔界居然被他遇上了一条,只见孟楠手中绽放一阵微弱的黄光,轻轻的按压在结界之上,伴随一声破碎的声响,结界就被这样轻易化解。孟楠随之进入了红光之内,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血池,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腐臭与血腥的气息,血池的边上还堆积着一座巨大的骨山,不过那并不是人类的遗骨,看着骨骼散发的光泽,以及其中的能量来看,孟楠终于明白为什么魔界中那些真正称得上狠角色的魔怪们今天一个都没有遇上,原来不知是谁把它们都杀了,把精血放出,化成了如此巨大的血池,孟楠不断在心中推测着事情的原由, “放眼整个魔界能够做到这些的恐怕只有”,孟楠脑海中立刻浮显出了蚀血的名字,一种危机感瞬间漫延孟楠的内心,危机感过后,一种撕心裂肺的痛占据了全身,感觉到事情的不妙,孟楠感到无比的悔恨,一刹那瞬移到了神界万剑园上空。 来到剑园,见到被鲜血染红的土地,愤怒,仇恨,占有了他的内心,“啊”,一声巨啸,响彻天地,无数的爆炸声在四周响起,孟楠手提着辰月刀,一段法决从口中响起,辰月刀化作一阵光芒向着天际飞去。 一个山谷中,一位身穿白衣,披着一头长发,凹凸有致的身材不由的让每个男人勾起无限的暇想,无数的花朵围绕在身旁,一眼望去宛如仙人降落凡尘,给人一种虚无飘渺的感受,女子小腹微微突起,里面蕴孕着一个生命,突然从空中飞来一道光芒,眨眼间由女子的天灵盖顺着筋络进入腹中,这一切来的太快,女子丝毫没有察觉,依旧站在花丛中,静静的痴想着,像是在思恋着什么,把一种寄托留给一个人。 万剑园中,孟楠不断在咆啸着,把原本仙境般的剑园炸成了一座废墟,发泄过后,用充满仇恨的眼睛怒视着西边“蚀血,你等着我”,纵身一越,朝着西边飞去。 天空中一抹流星划过天际,格外美丽,可谁也不知道一场惊世之战即将爆发,往日平静的神界,今天将会变的风起云涌,旷世之战拉开帷幕。